拯救基督教世界的最关键一战——普瓦提埃之战

导读:查理马特成基督徒救世主,勇率最早期的十字军在比利牛斯山大破阿拉伯远征军,打破了穆斯林不可战胜的神话,是穆斯林自麦加出征世界后遭受的最惨重失败!奠定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千年东西对峙的关键一战,也使西方文明躲过最致命的灭顶之灾从8世纪开始

查理马特成基督徒救世主,勇率最早期的十字军在比利牛斯山大破阿拉伯远征军,打破了穆斯林不可战胜的神话,是穆斯林自麦加出征世界后遭受的最惨重失败!奠定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千年东西对峙的关键一战,也使西方文明躲过最致命的灭顶之灾

拯救基督教世界的最关键一战——普瓦提埃之战

从8世纪开始,不可一世的阿拉伯穆斯林军团开始了向欧洲进攻的步伐,阿拉伯铁骑在柏柏尔海盗的帮助下强行渡过直布罗陀海峡,突然出现在了伊比利亚半岛,以步兵为主的西哥特王国根本不是穆斯林骑兵的对手,仅仅几战就告亡国,伊比利亚全境被阿拉伯人侵占,这也是穆斯林第一次侵略欧洲

公元732年,因迅速攻占伊比利亚而被封为西班牙总督的拉赫曼志得意满,狂妄的派出一群使者到西欧,要求各基督教王国向哈里发称臣纳贡,结果使者全被基督徒砍了头

拉赫曼闻迅狂怒,从没吃过败仗的他决定完成穆罕默德的遗愿,率穆斯林铁骑踏平整个欧洲,将地中海变成阿拉伯帝国的内湖,让真主的光芒永远照耀欧罗巴

说干就干,拉赫曼提兵五万,全部都是清一色的骑兵,而且均属逊尼派,狂热的效忠圣战,在杀光卡菲勒的叫喊声下,拉赫曼这个不世出的名将踏上了永不回头的死亡之路

老天是公平的,让穆斯林出了拉赫曼这等骑兵猛将,极善骑兵快速奔袭出击,无往不胜,也让基督徒出了个旷世英雄,他就是永载史册的铁槌查理,法兰克王国的奠基者

拯救基督教世界的最关键一战——普瓦提埃之战

拯救基督教世界的最关键一战——普瓦提埃之战

阿拉伯军团出征后行动迅速,越过比利牛斯山口直扑高卢,一路如入无人之境,连克阿奎丹公爵十数座城堡,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兵锋直逼入法第一重镇波尔多,阿奎丹公爵欧多得知前线各军惨败后,立即收拢部众数万,决心依靠波尔多坚城击败穆斯林军队

双方在波尔多城下展开大战,欧多手下均是步兵,仅少量轻骑兵,战术又极为落后,无法抵挡风驰电掣的阿拉伯骑兵团冲击,很快被杀的落花流水,阿拉伯骑兵利用强大的机动性对欧多军队分割包围,手里的弯刀一刻不停的屠杀,波尔多成为人间地域,教堂淹没在血色里,黄昏时分,欧多率数百亲兵突围投奔查理,波尔多失守

拯救基督教世界的最关键一战——普瓦提埃之战

查理早料到欧多要吃大亏,但没想到这个老冤家败的这么惨!连老窝都被穆斯林抄了!看着一身是血的欧多,查理感到五雷轰顶,一边叫来神父念圣经给欧多压惊,一边与众将盘算怎么对付穆斯林骑兵

波尔多的失守使西欧门户被打开,阿拉伯人可以随时进入西欧,初创阶段的法兰克帝国和壮丽的教堂完全可能毁灭,这是查理马特无论如何也避不开的恶战!而对手是极为陌生的,查理包括整个西欧封建主都没与时交锋,他到底是什么来头?靠的是什么方式屡获全胜,成为了查理脑中的头号难题

经过了与诸将反复商谈,查理制订了一个非常周密稳重的战略,即先派小股游骑不停的骚扰阿拉伯军团,它来咱就跑,它停咱就追,它睡咱就放火,不求杀它多少人,就求让它不得安生,好验清楚敌人的成色。一面又派一支熟悉比利牛斯山地型的骑兵部分从崇山险道插入敌之后方,成功切断了阿拉伯人的补给线

正在筹划进攻高卢重镇图尔的拉赫曼一听粮道被断,登时大骇,因为一旦没了粮草,这五万大军和几十万匹战马就要被饿死。面对着这一险境,拉赫曼决定先撤退波尔多,补给粮草后再重新进攻。但是由于穆斯林官兵在之前的大胜中抢掠过多金银珠宝,所以撤退时谁都是一身大包小包的,不仅行军速度极慢,而且官兵战斗力大打折扣,查理看到这一良机,立即派出重兵尾随,专吃掉殿后部队,一股一股的吃,阿拉伯人缺乏粮草又不敢回追,等撤退到提普瓦提埃城堡下时,殿后部队一股股全部阵亡的消息传到拉赫曼耳中,再这样下去,不等撤到补给地,自己的远征军就要去见真主了,心高气傲的拉赫曼决心先攻克普堡,等将堡内的粮草缴获补给后,再击溃十字军,于是阿拉伯人一群群的开始向普堡发动猛攻,哪知普堡守军在神父的督战下像打了鸡血一样死战,阿拉伯人猛攻两天,除了堆积成小丘的尸体外,没有任何进展

而此时查理亲率的7万基督教大军已进抵至普瓦提埃堡前,双方的决战不可避免。两大宗教的激情碰撞就此开始,双方在普堡守军的注视下排开阵形,开始了正式的世纪之战。

拯救基督教世界的最关键一战——普瓦提埃之战

战斗打响后,拉赫曼拿出传统经典战求,派出精锐骑兵群向法兰克军阵核心猛冲,立图凭借滚滚铁骑的强大冲击波像以往一举摧毁基督徒,穆斯林骑士怪叫着抄着弯刀长矛猛冲,查理在中军观测到敌军动向后,立即下令工兵希腊驽炮向敌骑兵群猛轰,力图用猛烈的箭雨大规模杀伤破坏敌军冲锋,正在沉浸在既将屠杀的快感中的穆斯林万没有想到迎面就是一波密集而准确的箭雨,像冰雹一样砸在了自身,大量骑兵人仰马翻,被铺天盖地的利箭钉在地上,后续骑兵又快速补上,铁蹄践踏致死伤惨重,黑云压城的骑兵群被射散,冲击力锐减

希腊驽炮是欧洲中世纪名震一时的重型抛箭机,可一次发射众多飞箭,可以在400米的距离猛射,威力惊人,但因为飞箭造价极高,几万支就可以让一般的西欧封建主破产,所以不长处,代价太高,这次事关生死存亡,查理也使出了全部家当

虽然希腊驽炮的齐射使阿拉伯骑兵的第一波冲锋惨遭打击伤亡惨重,但拉赫曼立即派出众多后续部队补上,并派阿訇尾随督战,再加上阿拉伯军团极高的战术素养,故其不顾代价的直冲到法兰克步兵方阵面前,但是眼看就要冲进羊群里屠宰,映入穆斯林眼帘的却是一整片长矛森林,纷纷刹不住车撞入法兰西长重步兵长矛方阵里被刺成海胆

拯救基督教世界的最关键一战——普瓦提埃之战

查理为了不让敌军突破步兵方阵,祭出了消失数百年的马其顿方阵,而这一大胆战术成为了左右战局的胜负手!法兰克重步兵人人手持六米长矛排成极为密集的方阵,阿拉伯骑兵的强大冲击波立即就被封锁住,冲到最前面的都被扎死,后续的冲上继续毙命,而阿拉伯骑兵不会骑射的重大缺陷暴露出来了!其实对付马其顿方阵很简单,就是像蒙古骑兵一样游散在敌方阵外围,用箭雨大规模杀伤敌长矛兵,致其阵型混乱,马其顿方阵一旦阵乱则不攻自破,只可惜阿拉伯骑兵只会抄着弯刀近身格斗拼刀法,不会骑马射箭,而骑兵破阵全靠那一股强大冲击波,一旦骑兵群被敌步兵方阵克制住,失去了继续冲锋的空间,整个骑兵群的速度和机动性就会完全消失,停在战场成为任由步兵宰割的肉盾,而阿拉伯马虽身材高大跑速极快,但持续奔跑能力很差,一波狂奔一旦停下来就要歇很久,所以穆斯林一排排像割麦子一样被基督徒刺倒,马其顿方阵开始向前大踏步推进,推进敌军群内的重步兵不断用短剑猛刺,阿拉伯人被打的节节败退,进攻完全失败

看到时机成熟,英勇的查理立即下令全体骑兵上马,为了一击必胜,查理组织了一支人数众多的重骑兵,全部身披重装钢甲,战马身上也挂满厚甲,这在当时的欧洲战场并不多见,查理开了欧洲重骑兵集团军作战的先河。一声令下法兰西重骑兵群抄着长矛开始了著名的夹枪冲锋,一举刺入敌阵,正在进退两难的穆斯林万没想到基督徒还有如此强大的骑兵群!被杀的溃不成军,开始四散奔逃,法兰克重骑兵不断用长矛猛挑敌军,枪头所指之处,敌骑翻腾,战场上满是阿拉伯人的尸体,基督徒的喊杀声越来越盛,阿拉伯军团如雪崩般崩溃,抢掠的金银丢的到处都是,拉赫曼见败局已定,急忙率残军退守险要地区扎营,准备死手待援,但是有个叫欧多的家伙已经在夜里擦亮了复仇的钢刀,趁着穆斯林败兵刚扎好大营大睡时,

欧多亲率部队杀入敌营,手刃了西班牙总督,穆斯林的一代名将拉赫曼

第二天,拉赫曼的首级挂在了十字旗上,决定后世千年命运的普压提埃之战结束。残余的阿拉伯败军悄然撤回西班牙,这次远征惨败震撼整个巴格达,从此穆斯林退守伊比利亚半岛八百年,再也没有向西方踏进一步

本文出自百川历史网(www.dssk.net)

喜欢本文!我要顶一下
0
不喜欢!我要踩一下
0
上一篇: 朱元璋为什么非要定都于贫穷的凤阳?
下一篇: 普瓦提埃之战:决定西方文明生死存亡的会战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剩余内容加载中……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