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工智能 >正文

中美半导体战是制度与霸权之战?

中美半导体战是制度与霸权之战?

美国国防部高等计划署(Darpa)宣布投入15亿美元,协助半导体产业的长期发展。Darpa预计投入的研究计划,包括推出更弹性、更新的芯片架构,以符合人工智能(AI)、高速运算等新科技需求,并且针对材料、芯片设计等领域进行研发。

 

七月底,美国国防部高等计划署(Darpa)宣布投入15亿美元,协助半导体产业长期发展。Darpa的研究计划,包括更弹性与更新的芯片架构,以符合人工智能(AI)、高速运算等新科技需求,并且针对材料与芯片设计等领域研发。

 

Darpa在电子复兴计划(Electronics Resurgence Initiative,ERI)峰会宣布这个为期五年的投资额,以及入围的扶植项目。ERI峰会在旧金山举行,有数百名工程师参加,大会演讲者包括今年的图灵奖得主、Google母公司Alphabet的董事长、前史丹佛大学校长汉尼斯(John Hennessy)等多位高科技公司掌门人和学界领袖。

 

Darpa的动作是一种美国自信心崩溃的迹象

 

Darpa是美国国防部下属的一个行政机构,负责研发用于军事用途的高新科技。不过,Darpa过去很少投资特定产业,这是该机构40年来首度大规模介入半导体产业。

 

评论家认为,Darpa的动作,是因美国半导体业面临「摩尔定律失灵」、「中国半导体势力崛起」等危机,而出现的自信崩溃迹象,其中,中国崛起加上美中贸易战,是关键主因。

 

有关中国大举投资半导体产业的消息,举世皆知、无需赘述。今年以来,美国以其领先的半导体优势,禁止敏感科技销售给中兴通讯,给中国政府一个下马威,即使如此,美国仍不免担心中国企业急起直追,威胁美国霸权,Darpa在此时大笔投资半导体,确实有形势比人强的环境因素。

 

观察美国半导体产业现况,的确面临众多亚洲竞争者挑战。在内存领域,美光明显输给南韩三星及海力士;至于无线通信的高通,面对后进者联发科、华为海思的紧迫钉人;就算过去美国最引以为傲的英特尔,近来声势也被小老弟超威超越,原因则是超威将产品交给七纳米制程技术领先的台积电代工。

 

此外,在人工智能(AI)、自驾车及虚拟货币等,美国虽领先,但中国紧追在后,美国有尖牙股FAAMG,中国也有BATJ,在电商、搜索、社交及移动互联网等领域死命纠缠。更何况,在美中贸易战中,中国夹全球最大市场的影响力,也对美国展开反击,出手阻挠高通并购恩智浦。中国崛起让美国没有停顿下来的理由。

 

不过,川普总统掀起美中大战,贸易战只是表象,其实还有四个不同层面的战场,一是高科技之战,二是美元与人民币的货币之战,三是公平贸易、市场经济之战,四是制度与霸权之战。

 

从公平贸易与市场经济之战,升级为制度与霸权之战

 

高科技战已如前所述,美中两国都想争主导权,因为高科技带来的价值与效益实在太庞大,如今美国高科技占上风,中国还有苦头要受。货币之战则是中国力推人民币走向国际舞台,甚至以人民币结算石油交易,这踩到美国霸权的痛脚,当然欲除之而后快。

 

此外,在中国崛起过程中,有许多违反公平贸易及开放对等的贸易原则,中国以极权弹性的作法,对外并购与发展,用的是资本主义,但遇到市场开放及贸易对等,又不遵守国际规范,变成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如果中国以此作法崛起于国际社会,对美国来说会变成极大的讽刺,因此,美中的对战,当然就从公平贸易与市场经济之战,进一步升级为制度与霸权之战了。

 

若以产业政策与经济发展阶段来观察,或许可以更清楚看到,美中大战将如何演变与进行。对许多经济发展的后进国来说,一般都会经历两阶段发展,第一阶段由政府介入指导,透过基础建设的拉抬,带动民间部门投资与经济成长,第二阶段则是在民间力量茁壮后,政府慢慢放手,让民间的资本投入与创新创业,可以形成自主发展及正向循环的市场经济。

 

以两阶段论来看,过去中国经济从落后一路追赶,政府在第一阶段确实展现效率,造就令人惊艳的成绩,但在过程中也形成大量补贴、强迫外企技术转让、剽窃智能财产(IP)等政策,违反公平贸易及开放对等的贸易原则,如今,在进入第二阶段后,中国政府仍然强力指导产业发展,这些便成为美中贸易战时,川普最直接的打击与要求。

 

中美大战最后就是制度之争

 

若对照美国在产业发展的作法,基本上相当不同。政府没有下指导棋,国家也没有明显的产业政策,但政府把制度、基础设施、教育及资本市场搞好,放手让民间投资冒险,自行找出路。美国政府不必选择要扶植什么产业,重点在制定全世界的游戏规则,对于违反规矩的中国,当然要给予痛击。

 

因此,美中大战最后就是制度之争,如果中国这种政策指导的经济能够崛起,对于美国的世界霸权将有大威胁,川普总统贸易制裁的最终战,就是这种制度与霸权之战。这是观察美中贸易战的重要切入角度,当然也同样适用于美中两国的产业战争或半导体之战。

 

其实,产业发展的两阶段论,也适用于观察台湾的产业发展。早年台湾以十大建设推动经济成长及民间投资,成绩相当不错,后来民间企业崛起,却在过渡到第二阶段时遇到大麻烦,二千年后,政府推动一连串产业政策,大部分都不成功,因此,要如何让民间力量活化,让市场经济茁壮,我们自己的问题也不少,还需要摸索与学习。此刻观察中国大陆的处境与应变,台湾实在不必志得意满,谦虚一点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