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正文

涨薪3500%,委内瑞拉人是笑还是哭?

涨薪3500%,委内瑞拉人是笑还是哭?


委内瑞拉和智利就像两驾背向而行的马车,留下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故事,足以给世人留下万千感慨。在这两者之间,你还要3500%的工资增长吗?


当你还在为买车、买房、生孩子、买奶粉等发愁的时候,你一定在想,要是老板多给我涨10%的工资该多好。


但是,世界上有一个国家的国民居然为涨工资而发愁,原因是:涨得太多了。据媒体报道,委内瑞拉国民工资在之前基础上上涨3500%!


有记者将委内瑞拉货币强势玻利瓦尔和它们所能购买的商品摆在一起。/ 澎湃新闻


上周五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公布了货币改革计划,新货币“”主权玻利瓦尔”(Sovereign Bolivar)即将面世,为的就是狙击国内高居不下且没有上限的通胀、货币没有下限的贬值。 


按照货币改革计划,新货币主权玻利瓦尔与现行货币强势玻利瓦尔的兑换比率为1:10万,与美元的官方汇率从1比28.5万变为1比600万,贬值95%。


所以,不要以为工资上涨10%你就脸上笑嘻嘻,要是上涨3500%,你也未必笑得出来。


19日,巴西边境,防爆警察驻守,委内瑞拉难民(左)出示护照后通过。/ 视觉中国


石油能带来黄金时代,也能成为黑色陷阱


谈起委内瑞拉,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查韦斯,然后是石油。


推特上出现过这样的段子——“委内瑞拉已经穷得只能请其他国家印刷纸币,并且还没有能力支付印刷费用”。虽然这只是个玩笑,但也能说明委内瑞拉现在的经济状况已经恶化到难以挽回的事实。


曾经的委内瑞拉可是南美四强之一,甚至以“富得流油”的经济指数闯入过世界前二十。而如今超越了沙特,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原油生产国的委内瑞拉,却沦落到今天这种境地。


其实委内瑞拉的经济恶化早已出现了征兆,尽管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它靠石油就能发大财,但是20世纪90年代因石油带来的“畸形繁荣”却并没有持续太久,“黄金时代”也很快一去不复返。


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坐在玻利瓦尔的画像前。/ 维基


20世纪80年代,因为石油下跌引起的两次经济危机已经给国民带来一定的震撼,但是当时的执政政府选择“多轨制”举措,宣布货币贬值救市,很快就挽救了委内瑞拉的经济局势。但是说起“黑色星期五”,委内瑞拉国民还是会感到恐惧。


随着近几年国际油价的下跌,委内瑞拉的经济进一步受到重挫。原本以石油工业为主体的经济模式被逐渐摧毁,取而代之的工业体系并未完全建立起来。2013年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去世,委内瑞拉经济陷入大幅动荡。


到2015年,委内瑞拉经济已经全面崩溃,2016年其通胀率超过720%,2017年达到13779%,2018年达到41838%。


更夸张的是,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委内瑞拉通货膨胀率将于2018年末达到1000000%!


要知道此次委内瑞拉的通胀将超过1923年德国魏玛共和国325000000%的通胀率,直逼2009年津巴布韦币通胀率10000000000%(数一数有几个零),从而达到人类经济史上货币崩溃顶点。


成捆的津巴布韦元只能换几张美元。/ 腾讯网


拉美从来不缺魔幻现实


拉美是一片从来不缺乏魔幻现实主义的大陆,无论是自然地理,还是人文社会,永远都充满着魔幻和神奇。


处于拉美天灵盖部位的委内瑞拉,向来都是血性满满。一言不合就政变,政变不行就革命。


委内瑞拉建国200多年,跟美国建国时间相差不到50年。但是,这短短两百多年历史,却发生了一百余次政变,修改了二十多次宪法。每一次政变,都需要通过强势来终止。直到现代,委内瑞拉依然不能摆脱强人政治。查韦斯执政时期,委内瑞拉出现了一段短暂的繁荣和平之治,委内瑞拉人民对其支持率暴涨。


但查韦斯去世后,现任总统马杜罗却并不像查韦斯那样强势和有号召力。加之其他的外部国际制裁以及委内瑞拉国内帮派林立、贪腐成风等因素,造成民生凋敝、贫民窟遍布,实在是一幅“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


查韦斯的继任者马杜罗。/ 新华网


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各大超市已经被市民抢购一空,人们非常担心恐慌之后会进入到未知状态,只能纷纷囤积食物。甚至国民拿一麻袋钱,都难换到几块面包。


还有因为担心经济继续恶化的委内瑞拉民众已经开始逃亡,选择像难民一样大规模背井离乡。联合国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已经有230万人从委内瑞拉逃离至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巴西、秘鲁等国,去年底为160万人”。


从委内瑞拉逃出来的人这么描述他看到的景象,“看着大堆的钱如同废纸,你完全想象不到那里的人们生活在21世纪。


委内瑞拉一度繁荣的石油工业。/ 维基


智利:委内瑞拉的反面


这世界上同人不同命的多了,有个国家同在拉丁美洲,与委内瑞拉很相似,但两家却成了硬币的两面。


委内瑞拉面积91万平方公里,这个国家75万平方公里;委内瑞拉3000万人口,这个国家1600多万人;委内瑞拉的石油占出口80%,这个国家铜矿产品占出口50%;2014年的时候委内瑞拉人均生产总值13709美元,这个国家是14817美元。


看起来,两个国真是哥俩好,但数年后的今天,两者状况判若云泥,这国的GDP达到2512亿美元,人均生产总值15059美元,贫困率13.7%。


她就是智利,不但成功跳出资源诅咒,还成功地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


对于智利的了解,很多人还停留在“世界上最狭长的国家”。/ 谷歌地图


委内瑞拉靠石油,智利靠的是铜矿,铜储量、产量和出口量均居世界第一,已探明蕴藏量达2亿吨以上,占全球储藏量34%。有了资源并不会让国家发达成为必然,委内瑞拉就是最好的反例。智利的发展与委内瑞拉背道而驰,讲述的是另外一个故事。


智利将军皮诺切特在1973年9月11日政变推翻并杀死总统阿连德,在掌权后,皮诺切特拥抱了美国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派,从那里来的经济学家被称为“芝加哥男孩”,他们为皮诺切特设计了这个国家的经济蓝图——信奉市场,信奉自由经济。


皮诺切特采取铁血手段,从反对派到毒贩,为执政改革扫清道路。在经济上实行较彻底的自由经济理念,智利开始腾飞,在整个80年代都是拉美发展最强劲的国家。到1990年皮诺切特还政于民的时候,智利失业率下降到了5%以下,GDP年均增长6.2%。


毁誉参半的皮诺切特。/ 维基


皮诺切特离开后,给智利留下了良好的政治经济基础。在2009年国际清廉指数中,智利与法国、乌拉圭名列23位,长期以来智利经济以平均每年4%的速度保持增长,贫富差距也在持续缩小。


皮诺切特个人毁誉参半,在有些人眼里他是独裁者、刽子手,但另一面他也得到很高的赞誉。


2006年12月他去世时,左派的《纽约时报》赞誉他“把一个破产的经济转变成拉丁美洲最繁荣的经济”,《华盛顿邮报》社论则说,他“引进的自由市场政策创造了智利经济奇迹”。


智利首都圣地亚哥。/ 维基


如今的智利成为拉美最具有发展潜力的国家,据中新社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今年智利经济增长能达到3.8%,仍然冠绝拉美。


一左一右,委内瑞拉和智利就像两架背向而行的马车,留下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故事,足以给世人留下万千感慨。


在这两者之间,你还要3500%的工资增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