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正文

宁德时代:风光无限,危机四伏

宁德时代:风光无限,危机四伏


“猪真的会飞吗?当台风走了,猪的下场是什么?”


一年多前,宁德时代(300750.SZ)董事长曾毓群给旗下员工群发的一封题目为《台风来了,猪真的会飞吗?》的邮件中,要求那些洋洋自得的员工,警惕政策壁垒放开后的残酷市场环境。


此前,中国政府提供丰厚政策补贴,以及中国庞大的汽车市场,使得宁德时代一跃变身全球销量排名第一的动力电池系统供应商,被其甩在身后的包括比亚迪、松下、三星等国内外对手。


一年过后,“台风”真的要走了。中国政府计划于2020年以后完全取消对电动汽车的补贴政策,日韩电池制造商正在卷土重来。


此时,宁德时代正经历着营业能力下降、净利润率持续下跌,应收账款日益增加的诸多困境。


8月23日,宁德时代发布IPO以来的首份中报显示:各项业务的毛利率都在下滑,其中收入规模最小的储能系统的毛利率同比下滑达到27.23个百分点,目前只剩-3.11%;因为车企补贴款回款变慢,应收账款高达85.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6.1亿元。


最值得警惕的数据出现了,宁德时代第二季度的净利润4.28亿元,相对2017第二季度的6.86亿元,同比下滑37.61%。


毛利净利都在下滑


在政策的台风熄火之前,宁德时代正式登陆A股市场。


6月11日,宁德时代在创业板首日交易,开盘即涨44%,市值达到786.4亿元。


6月11日上午,宁德时代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随后的一个多月,A股投资者拿出罕见的热情,力捧这头全球新能源汽车电池系统独角兽。7月25日宁德时代涨到每股95.08元,总市值突破2000亿元,相较IPO定价时的市值翻了将近4倍。截至8月28日的总市值依旧高达1584亿元。


然而,宁德时代中报披露的利润和营收却是悲喜两重天。


收入报喜。2018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营收93.6亿元,同比增长48.69%。该公司在全国的市场份额,已经由2017年底的29%,提升至2018年6月底的42%,占据产销量“一哥”位置。


根据中汽研数据,2018年上半年动力电池全国装机总量系15.45GWh,其中公司宁德时代以6.5GWh的装机量领先同业,与此相对应的销售收入是71.8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34.92%。


宁德时代一家的装机量,超过行业第二比亚迪和行业第三国轩高科总和。


而今,动力电池领域已经是红海一片。截至2017年底,国内动力电池总产能达到135GWh,有效产能110GWh,而全年动力电池出货量仅为36.2GWh,平均产能利用率不足40%。


“宁德时代还受到上游钴价(三元锂电池核心原材料)带来的成本提高,比如在2017年,钴价翻倍上涨,从2016年底的27万元/吨涨至2017年底的53.4万元/吨,今年一季度一度达到80万元/吨。”一家动力电池企业中层告诉腾讯新闻《棱镜》,尽管宁德时代的产能比较优质,但同样不得不饱受毛利率下滑的困扰。


腾讯新闻《棱镜》统计显示,宁德时代2017年的毛利率是36.2%,2018年一季度下降至32.77%,2018第二季度的毛利率下降至30.31%。


“若未来市场竞争加剧或国家政策调整等因素使得公司产品售价及原材料采购价格发生不利变化,公司毛利率存在下降的风险。”宁德时代在中报中坦承。


腾讯新闻《棱镜》计算获悉,毛利率下滑同时,宁德时代的扣非净利润难以幸免。


宁德时代上半年的扣非净利润仅6.97亿元,同比增长 36.55%。然而,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仅4.28亿元,相对2017第二季度的6.86亿元,同比下滑37.61%。


对此数据,该公司未在中报披露并予以解释。


车企更喜欢欠账了


宁德时代中报中披露的应收账款,却在提醒着这家公司——政策“台风”正在落幕。


中报显示,宁德时代上半年应收账款高达85.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6.1亿。


该公司招股意向书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末、2016年末和2017年末,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3.97亿元、73.22亿元万元和69.38亿元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2.05%、49.22%和34.70%。


等到2018年上半年结束,宁德时代应收账款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已经高达87.7%。


国家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是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快速崛起的关键。近些年,补贴政策持续退坡。


例如,一辆10米以上的快充类纯电动客车,在2016年时能获得46万元的补贴,到了2017年,补贴削减为20万元,再到2018年,补贴只剩下13万元。


补贴政策退坡同时,2016年年底,国家对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继续调整,新增“要求非个人用户购买的新能源汽车申请补贴,累计行驶里程须达到3万公里(作业类专用车除外)”的规定。2018年2月补贴政策再次调整,将运营里程要求降至2万公里。


2018年8月7日,宁德时代展示的新能源电池系统


以2万公里计算,电动客车需要跑完一年左右的时间;乘用车因为多在市区跑,一般至少需要两年。


“举例来说,2017年1月,河南宇通售出一辆电动客车,最快2018年3月才能统计完运营里程上报工信部。如果材料提交不完整,拖到6月上报完成。这样一来,补贴回款周期至少一年半。”一家动力电池企业中层对腾讯新闻《棱镜》透露,“考虑车企现金流紧张,电池企业的订单回款周期同样会拉长到一年甚至更久。”


不过,宁德时代在中报第一节部分即向投资者提示:“应收账款余额较高及发生坏账的风险。公司产品的用户主要是大中型整车企业,交易金额较大,致使期末应收账款余额较高。虽然期末应收账款的账龄主要集中在1年以内,但由于应收账款金额较大,且占资产总额的比例较高,如不能及时收回或发生坏账,将会对公司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好在,账龄一年内的应收账款是82.1亿元,占到全部应收账款的95.9%。账款期限结构合理,坏账计提比例较为审慎。 ”国盛证券在一份研报中如是评价。


宁德时代是补贴政策退坡后的最大受害者。


2017年排名行业第三的沃特玛资金链已经断裂,2018年7月1日起,给全体员工放假半年,已经从去年9月的1万多员工减少到现在不足2000人。


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数据显示,相比2016年的150家,2017年的企业数量明显减少,不到100家。


“尽管数量缩减一半在外界看来已经是很大调整,但这仅仅是调整的开始。”国轩高科前总裁方建华表示,接下来淘汰的速度会更快。“到2020年,9成以上的动力电池企业将被淘汰。”


日韩对手打上门


对于行业形势,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早有判断。


“因为国家希望电动汽车上能有颗中国芯,因为中国政府提供了丰厚的补贴政策,因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所以我们才是行业的佼佼者。”2017年4月,曾毓群即警告员工居安思危,“我们有无想过,如果外国企业下半年就回来,我们还可以蒙着眼睛睡大觉吗?国家会保护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吗?答案不言自明。”


如曾毓群所说,原有的“政策壁垒”即将落幕。


中国政府计划2020年以后完全取消对电动汽车的补贴政策,这使得一度退出中国市场的海外企业又要回来。


今年7月17日,韩国LG化学与南京市江宁滨江开发区联合宣布,LG化学电池项目落户滨江举行签约仪式。该项目预计投资约20亿美元,新厂将在10月份开工建设,2019年10月开始投产。


今年7月17日,总投资20亿美元,韩国LG化学电池项目落户江宁滨江开发


韩国LG化学在全球新能源动力电池领域排名前五,早在2016年即在南京投产一座电池工厂,但同年中国工信部发布动力电池企业“白名单”,将LG、三星、松下等日韩企业挡在补贴门外,国内整车厂家迅速理解政策方向,与他们终止采购协议。


宁德时代是当时政策壁垒保护下的最大受益者。然而,现在不仅是LG,三星、松下等全球巨头都在觊觎中国市场。


宁德时代的应对策略是先站稳国内“龙头”地位,再进军海外市场。


在国内市场,该公司正为上汽、吉利、宇通、北汽、广汽、长安、东风、金龙和江铃等品牌车企,以及蔚来、威马等新兴车企配套动力电池产品。


绑定上下游优质企业,系这家公司的手段之一。


例如,宁德时代已经与上汽、东风、广汽等下游重要车企客户成立合资公司,其还与上游格林美这种钴材料(三元锂电池核心原材料)供应商建立供应链战略合作关系,而后者在今年3月与全球最大的钴材料生产商嘉能可锁定了未来三年5.28万吨的产量,相当于去年全球钴产量的一半。


在海外市场,宁德时代进一步与宝马(BMW)、戴姆勒(Daimler)、现代(Hyundai)、捷豹路虎(JLR)、标致雪铁龙(PSA)、大众 (Volkswagen)和沃尔沃(Volvo)等国际车企品牌深化合作,获得其多个重要项目的定点,配套车型将在未来几年内陆续上市。 


其中,该公司于2018年5月获得来自宝马的定点信,按相关车型预计销售量对应电池需求量折算约40亿欧元。


宁德时代还将在德国筹划建设首个生产海外基地,该基地前两期项目预计投资金额2.4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8.7亿元),计划于2021年投产,2022年达产后将形成14Gwh的产能,面对的销售客户主要是宝马、大众、戴姆勒、捷豹路虎这些正与宁德时代合作的外国车企。


“宁德时代早晚要学会在全球市场的红海中生存,越早出去越早锻炼。”中原证券一位分析师对腾讯新闻《棱镜》解释道,“宁德时代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增长空间已经不大,而且海外竞争对手正在重新进入。它必须到海外市场寻求新的业绩增长点。”


然而,即便政策“台风”将停、日韩对手上门,该公司的毛利率、净利润等核心指标都在下滑,但各个券商研报依旧给予宁德时代给予“买入”评级,“龙头独领风骚”等溢美之词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