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正文

请记住那些名字

请记住那些名字


本文来自公众号PR公敌(PRjackass),作者:PR公敌 ,虎嗅网获授权转载。


2018年8月24日,又一位无辜少女死在了滴滴顺风车司机的手里。她的名字叫赵培辰,浙江乐清人,1996年出生。

 

4个月前,那个女孩叫李明珠,山东济南人,1997年出生。

 

她们的名字并没有过多的被人们记住,也许是为了保护受害者家属,也许是某种解释不明白的原因,她们的名字并没有像“魏则西”一般被所有人记住。

 

人们只是记得,又多了一位女性受害者。多了一个人,一个数字而已。

 

滴滴的公关一如既往的诚恳。一如既往的发致歉声明。一如既往的,没什么用。

 

顺风车业务对于滴滴有着多么重大的意义,对于我这个外人来讲,理解肯定不如滴滴自己更清楚。但是从李明珠受害之后的整改,到悄悄地又开放用户信息给司机,再到赵培辰的遇害。滴滴大概是计算过,再次出现受害者的危机处理成本应该是远远比不上滴滴运力和应收的下降成本。

 

在数字面前,滴滴并不需要一个名字。据某些报道称,滴滴在最近几年之内,已经发生了50多起可以被公开查到的针对女性用户的侵害事件。

 

事件也许可以查到,但是绝大多数都没有受害者的名字。就像一个月前国内知名房企碧桂园在几次工地施工事故中死亡的工人一样,如果你问杨国强这些在事故中死亡的农民工都叫什么名字,我想十有八九杨先生应该是记不得的。


人们往往只能看到死亡人数,而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些零星的数字背后,都是一些有名有姓的人。这就是数字残酷的地方。

 

滴滴在李明珠遇害后,做了什么么?从滴滴前两天发表的致歉声明中,似乎并没有看到。



滴滴“第一时间成立了安全专项组,配合警方开展调查工作”。

 

我想滴滴可能对“第一时间”这个词的理解有什么误会。

 

对于一家公众公司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是内部的事情。既然没有内部的事情,那么也就不存在什么家丑不可外扬一说。把内部腐败公开处理,就是对“公平交易”这一朴素价值观的最好诠释。而一个常态化的内部监管部门,代表的正是公众对于一家公众公司价值观的期待。

 

滴滴显然没有这种责任感。他们在李明珠死后,“第一时间”成立了事件处理小组,而在事情过去之后,这个小组似乎就已经自动解散了。

 

就像当年的海底捞,在发生厨房卫生事件之后,只是不痛不痒的发了个声明,找了几个管理层背锅,而并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结构性调整一样。

 

看上去似乎是一次很好的公关,然而实际上只是一次“很好的公关”而已。被吹捧的结果,就是最好期待下一次不再被发现。

 

滴滴顺风车再次发生恶性人身伤害事件后,我们再次看到了有些人以“出租车也会出现这种事”为名义提出所谓的“新视角”。

 

在我看来,这些人在“蠢”和“坏”里,至少占了一条。

 

所谓的身份证明,无犯罪记录,人像验证,其实都只是形式化的东西。对于不同类型司机的身份验证成本,实际上是更多的体现在社会成本方面。

 

如何了解一个人?通过他的身份证?通过他的学位证?通过他的驾驶证?不不不,我们需要去花时间和这个人相处,我们要看他每天做了什么。

 

显然,一个一天之中和你打12个小时交道的人,了解起来,要比偶尔过来接你回家的人容易得多。

 

如果这个人每天12小时都在开出租车赚钱,我们至少能基本上判断出,这个人需要这份工作,他努力的赚钱是为了养家糊口,他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感和家庭责任感。这种判断虽然不能完全保证这个人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至少可以降低他干出出格事情的机率。

 

这就是顺风车业务的司机和专车业务司机或是出租车司机最大的区别。

 

如果没有这个基础,简单的拿出租车司机也有可能强奸杀人来为顺风车业务洗地,那么反过来,滴滴今天需要关闭的,就不仅仅是顺风车业务这么简单了。

 

很多人觉得,作为美团的公关顾问,每次我吐槽滴滴,都带有某种暧昧的味道。但是事实上,这次我并不想再吐槽滴滴和他孱弱的公关团队。

 

就像你无法指望一个坐在轮椅上全身瘫痪的人去完成一个精彩的罚球弧顶起跳扣篮一样,滴滴的价值观问题是无法通过他的公关部来解决的。他们已经尽力了。

 

我只是觉得有点悲哀。

 

对于绝大多数企业来说,即便是如同滴滴这般的独角兽,公关依然处于一个非常边缘的位置。他们仍然不理解,公关存在的最大意义,在于通过企业行为来塑造企业价值观。

 

是通过掌控企业行为,而不是什么操纵媒体。

 

所以滴滴的顺风车总经理黄洁莉才会在公开演讲时大言不惭地说出“这是一个非常sexy的场景”这样的话。



她甚至还“一定要往这个方向上打”。

 

作为一家公众出行公司,黄女士从来没有想过公众需要的是什么,而更多的是想把滴滴“打造成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出行并不是什么SEXY的业务。滴滴也永远都无法成为一家SEXY的公司。公众也从来没想过让出行变得更SEXY。

 

我想黄女士大概是泡沫剧看多了,多看看CSI或者Criminal Mind一类的片子可能会有所帮助。

 

当然,黄女士只是滴滴的一个高管而已。滴滴的老板,那个每天都在战栗的程维呢?

 

我不知道。

 

至少在最近这几个月,我并没有看到程维的名字出现在任何一个人命关天的事件里。他忽然低调起来了。


(图片来自中国企业家杂志)


或许是战栗的太久无法下床活动,或许是滴滴公关的勇敢背锅把他保护得很好,总之,程维消失了。

 

至少在这一点上,滴滴的公关干的还算可以。

 

我没看到他有什么反思,我也没看到他有什么举措。所以我根本无法判断“李明珠”和“赵培辰”抑或另外那50多个不为人知的名字对于程维来说,会有怎样的触动。或者,其实有没有触动也无所谓了。毕竟后面投了钱的大佬们还需要一个干净的形象去纳斯达克或者港交所去敲个丧钟?

 

不知道当未来的某一天,无数的投资人手捧滴滴的招股书,看着滴滴的财报,醉心于分析那一连串势头向好的7位8位9位数字时,是否还能意识的到,在这些数字背后,其实都是有名字的。

 

尽管那些名字对于投资人来说并不能换来财务自由,但是至少,这是也许就她们在这个世界上曾经存在过的唯一证明。

 

请记住那些名字。

 

哪怕只有一个两个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