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尔斯泰是否改变了俄国人思维中的什么?

2017-07-17 04:19:27 皇朝 | 浏览 98 次
各位贵乎的大神泥萌好,小弟近日开始读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说实话此前几乎算是没接触过俄国文学,也没读过托翁,现在刚刚读罢《战争与和平》第一册,对他老人家那博大深沉的道德和感情已是拜服得五体投地了。这就是曾经小说艺术有过的意义啊!真尼玛牛逼!!纳头便拜之后我不禁掩卷沉思了,托尔斯泰是世界级的巨匠,影响了无数牛逼作家,在俄罗斯的影响力更是高得没边吧,可是他是否真的改变了俄罗斯人思维当中的什么呢?我不了解俄国,但是我印象中的俄国就是苏俄的官僚主义和不人道,还有现今俄国的经济疲软……托尔斯泰笔下的那个民族,后来是否因他的作品而变好了一点呢?现今俄民族的哪些优点是托尔斯泰教会他们的,能否举例证明
共有3个回答
珠玉在前,我抛一砖,哗众取宠!
题主问这样的问题,我倒是还有个问题反问一下,题主是学文学的吗,如果是,那就是另一回事,就是就文学论文学,如果只是兴趣,那就可以看我的回答了!
德国人说过俄罗斯人一句话,我觉得很到位:
”我会用刀割下你的脑袋,再在你的坟头上哭泣!“
托老的作品价值有一个在西方被确定的主体,那就是”普世的慈悲关怀“
实际上,鄙人在看俄国作品的时候,托老的作品我也就觉得战争与和平看的下去,其它作品,不能放在国际视野上看待。
文学这东西,在某个时期,某个层面,是一个国家用来装逼的利器!
因为那时候没有电影,没有微信,没有广场舞,普遍群众的文化娱乐活动方式比较匮乏。
回来说托的普世价值,这绝逼是俄国向世界装逼的一把利器(抛开成熟的文学手笔这些技术性东西)
为啥,因为俄国文化史上,有一段脱离文明的黑暗时期,其实实质上不黑暗,只不过没赶上西欧的文艺复兴,但是老毛子们心里留下了阴影,为了治愈这个病,长期嗑药,嗑坏了!
比较主观的说,俄国文学分两种,一种是托老代表的对接西方文学价值观的作品系,另一方则是真正的俄国文学价值观的作品系,比如《白痴》,读俄国文学,包括诗歌,一定要有哲学基础,要有哲学思维储备。
俄国文艺的哲学性,才是俄国自身文学的核心!
如果有兴趣横向的看,会发现,西欧的哲学,好像只适用用西方价值观,而俄国的哲学,适用于西方和东方,这也是为什么苏联诞生在俄国,而不是德国!
其二,
俄国长期以来,其实这个长期是指的蒙古人统治的三百年的影响,可以说,金帐汗国之后一直到彼得一世之前这个阶段的俄国人是蒙古化的俄国人,而蒙古人带来的文化上的东西和欧洲是绝对天差地别的,而且,蒙古自亚洲发源而来,自身所带来的亚洲文化符号和金帐汗国之前的拜占庭欧洲文化符号肯定是谁都看不上谁的,本来嘛,交换模式就不一样。
所以,老托的作品在1703年之后,在亚历山大二世之后,着一身西欧符号的外衣,绚丽登场,艳惊四座,再加上俄法战争对欧洲的贡献,妥妥的登上主席台。
用人话来说,就是老托的作品洗礼了俄国人在金帐汗时期留下的西方人眼里的”粗蛮“基因。
SO,SO, SO
编辑于 2016-03-26
评论 | 5 0

我觉得应该说“丰富了”,而不是“改变了”,既然要拽文学,就注意下用词。
然后答题。
首先,题主对俄罗斯的了解是片面的,但是这点不作批评或追究——国内大半人都处在这个认识水平,而且其中又有大半理直气壮地拒绝提高姿势水平。
其次,题主可以把情绪放淡定点。从俄罗斯文学史上,有几个人比托老更有影响力,比如规定了俄语标准语(即我们文化人说俄语要这样说)的普希金,再比如最复杂的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再比如诺奖获得者“俄罗斯的良心”索尔仁尼琴。托老的确是千峰万仞中的一座主峰,但也不至于没边了。“江山代有才人出”。从俄罗斯各城市的纪念碑、雕像看,普希金、陀思妥耶夫斯基、契诃夫等人的存在感大大超过托老——当然这也和托老把很多时间用于宅在自己家庄园里割草有关。
再次,回到最开头,我觉得文学对人的影响作用就是丰富人,达不到改变人。改变人太难了,天皇老子都不好下手。比如说,有了范仲淹,我们知道有种境界叫“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但是范仲淹自己该咋地还咋地,我们也该咋地还咋地;有了魏晋南北朝那一群,我们知道原来装逼还可以这样装,但是自己该咋地还咋地;有了《金瓶梅》,我们知道西门大官人的精彩人生竟然这样瞬间呜呼了,但是自己该咋地还咋地,难道还能找地方买胡僧药去?
托老的情感是充沛的,思考是一刻不停的,然而托老的思想是非常不实用的。托老厌倦了城市生活,开始歌颂传统乡村生活的质朴,但是一下子过了头,把农村抬到了“不能承受”的道德高度。托老人生中有很长一段都在精神危机,作品中各种悲观消极,最后找到的救赎方式是宣扬宗教精神,一下子又过了头,比如宣扬不以暴力抗恶。矛盾的集中体现是托老死前和妻子的矛盾,托老准备把全部家产散播给承载了人类美德的农奴们,一辈子替他管家处理事务的妻子当然跟不上这境界——你留下的这一大窝孩子要去喝西北风么?
非凡的人都是超越凡人人性的人,或是直接去寻求跟神对话,或是直接去寻求跟魔对话,总之都不是和我们凡人在一个层面上对话。我们凡人操不了非凡人的这份心!
托尔斯泰当然影响了俄罗斯民族的思想,但他自身是整个俄罗斯民族精神面貌的一种映射,他的思想也不是他从0闭门造车憋出来的。
另外,怎么老有人觉得一个人的智慧能挽救一大群人。这句话我也不是头一次说了,你班里有能冲击状元的选手,你自己就不用高考了么?!
我是否改变了题主思维中的什么?
编辑于 2016-03-26
评论 | 7 0
托尔斯泰对俄罗斯的好处也许不在于他已经带来了什么,而在于他还活着,还能让人害怕,呵呵。记得契诃夫逝世100周年的时候俄罗斯的庆祝活动热闹非常,但到了托尔斯泰,好像动静不大,是不是还有人看着老托不爽呢。中国的Confucius也是这样,曾经有一年天安门广场的一个角落里摆了他的雕像,但没一阵子又悄悄地溜走了。这些不死的人都是各自文明的压仓石,他们甚至不是文明的成果,而是文明的背景。
有个段子说:纳博科夫在美国讲俄国文学时,在黑暗的屋子里先打开屋角的一盏灯,说:“在俄罗斯的文学苍穹上,普希金是第一盏明灯。”接着打开中间的一盏,说:“这是果戈理。”然后又一盏,“契诃夫是俄国文学悠远的余韵。”然后他大步走到窗边,扯开窗帘,让阳光倾泻全室,喊道:“这就是托尔斯泰!”
有了老托,俄罗斯人才可以妥妥当当地平等地面对世界上其他优秀的文明,豪不寒碜,底气十足。当年有人说,托尔斯泰一死,俄罗斯人感到自己成了孤儿。请对比“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因此托尔斯泰也是宗教性的存在,对俄罗斯人来说也许并不是功利性地能带来哪些优点,而是成为精神的屏障和威慑,比苏35,比核弹都更加强大。
编辑于 2016-03-26
评论 | 20 0